首页 > 琳甫 > 一剑定洪荒

第36章 山洞同居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

本站新推出繁体版,点击阅读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一剑定洪荒 妙笔阁(imiaobige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洞顶的圆孔光线越来越暗,外面应该已经近了黄昏。

这精彩的一天,让初八早已精疲力尽。在这到处冰冷的石洞里,根本找不到舒服的地方睡觉。

那姑娘伤势如此严重。已经在石床上躺了大半天,要是再躺一晚。怕她难抵夜晚寒气,再伤上加伤。

想到这里,初八又走进后面的石室。他把那些早已变质的粮食全部倒掉,把装粮食的布袋叠在一起,便成了一个厚厚的垫子。

他拿着蜡烛,抱着一大摞布袋,来到石床边。

冲着姑娘笑了笑道:“我给你找了点东西垫在身下。这石床太凉,对你的伤势不好。”

姑娘没有理他,躺着一动不动,就像没看见他,也没听见他说话一样。

“你如果不愿铺这个,那我今晚只能委屈一点,陪你一起睡。就你现在的身体状况,我可不忍心看着你再受损伤?”

姑娘没有办法,只能乖乖的顺从了初八的意思。初八把她扶起身来坐在一边。他在石床上铺上布袋,手按上去,软软的。虽然没有床踏舒服,至少可以保护姑娘不会被石床的寒气侵袭。

初八又转到姑娘身边,把姑娘放到石床上躺好。

自己拿了一个袋子,走到离石床很远的地方。他把那个袋子放在在上,盘腿坐在上面,开始静坐练功。

他想看看自己神识之中的药王神篇,都有些什么好东西。

他双手交叠,屏息凝神,跟随着精神力进入自己的神识。此处一片漆黑,没有蓝天大海,没有山川大地,也没有日月星辰。

而在他的周围,却有一丛一簇的金色。他走近了观看,原来那些正是钻进自己脑中的字符和图案。

他走近一处字符观看。“哇!这是《圣医偏方集录》。”

再去一处。“这是《毒典》、《千金丹方》、《金丝玄针》。”

“还真有不少秘籍存在这里,那《神农一指》在哪呢?”

初八在这个空间里不停地寻找。终于,在一处寻到了神农一指,他赶紧走近观看。

“神农一指,圣阶功法,对修练者要求心怀仁慈,济世救怀。功法共分三重。第一重:小成。可医伤正骨,解人痛苦。第二重:入道。可勘病治病,疗伤除疾。第三重:大成(此层功法对施术者要求极高,非妙境圆满不可话施术)。可正本清源,除恶扶邪,手到病除,天下无疾。”

“哇!这个一定要学会。以后行走天下,总能用的着。”

随着神识地开启,初八自己也感觉头脑好用了很多。

“神农一指,指分阴阳。反指为阴,正指为阳。阴阳相辅,探死验生。气随指走,阴破阳立。意附病灶,气去病除……”

神农一指的功法,他看一遍就能记的清清楚楚。

他顺着功法的指引,开始修练。他感觉到一股精神力牵引着他的意识,顺着七经八脉游走。每到一处交汇或是一处穴位便在那里汇聚一个点。

不一会,他的全身各处,五脏六腑全部游走一遍。这些穴位与脏腑、组织、器管全都牢牢记在初八的心中。

指法与要领都已经学会,现在就要提升自己的境界水平,方可帮姑娘治好暗伤。到时候自己也能离开这里。

“也不知道秦娇他们现在有没有安全离开峡谷。”想到这里,初八停下打坐。双手放在脑后,轻轻躺了下去。两眼望着洞顶,在那直愣愣的出神。

此时外面应该已进了夜晚,洞顶的孔中再无半点光线。洞中漆黑一片,山风吹进孔洞发出各种“呜咽”之声。乍听如鬼哭狼嚎,又如诉如泣。

“唉……唉……”

姑娘冲初八这边小声喊了两下。初八把头偏过去看往那边。但那萤萤烛火,根本看不清楚。两声之后,便再没动静,初八也没回应。

整个洞中除了各种自然界之声,便是一片死寂。

“唉……小淫贼,唉……”

此时她对初八的叫法虽然没有改变,但语气明显温柔许多。初八知道她定是有事求到自己,不然,哪能这般喊自己。

“干什么?”

“你能到这边来睡吗?”

初八心想,让自己到那边去睡。“这是什么意思,两人……咦,这不可能,现在脸上还疼呢。”

赶紧道:“我还是自己睡吧,还想留着小命出去见的我朋友们呢。”

“你……你想什么呢?我是让你离我近一点。”

“怎么,离近一点是不是想动手打我方便一点呀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打你,我保证。”

“你拿什么保证?我救了你,你刚醒过来就把我打成这样。这么忘恩负义之人,能拿什么保证?”

“我以我族人发誓,在这洞中,我绝不打你。”

初八一听,心里道:“这是要等出去后找我算帐。也罢,只要在这洞中安全了。出去以后,谁还愿意见你呀。”

他起身,拿着身下的一片布袋,端着蜡烛,向石床那边走去。在离石床大约五步的地方,姑娘喊道:“停,你就在那睡吧。”

初八一边在地上铺布袋一边道:“你这么强悍的女子还知道害怕?”

“谁说我害怕啦?我只是有些话想问你,离得太远说起来费劲。”

他知道,姑娘是在嘴硬。他也不与之记较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

“初八是你的真名吗?”姑娘躺在石床上,盯着洞顶,问道。

初八偏过脸去,望了一眼姑娘,淡淡地道:“是呀。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我感觉这只是个日期,不应该拿来作名字。”

“我很小很小的时候,被村长爷爷捡回村子。捡到我的那天刚好是初八。村长爷爷也不知道我姓什么,就随便给我取了这个名。就叫初八喽。”

“你是孤儿?”

“嗯。”说到里,又勾起了初八心中的伤痛。幸福村的男男女女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。

姑娘听出初八语气中带着哀伤,便轻轻翻了个身。面向初八轻声问道:“你有心事?”

初八赶紧抹了一下脸,笑了笑道:“没有,只是想起了年少时的小伙伴。还不知道姑娘你的芳名呢。”

“噢,我叫桑月。”

“桑……月,挺好听的名字,不像我,随便弄个日期。让别人听了总有一种对人生敷衍的感觉。”

“我说,你也不要太介意。名字只不过是一个代号,要想让别人记住你,只有你足够强大。有朝一日,你成了英雄,无论你叫初八还是什么,人们世世代代都会记住你。”

初八听了姑娘此番说道,感觉姑娘也应该是一个知书达理之人。

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直到后来都进入了梦乡。

……

然而,秦娇他们一众在隘上受到官军的接待。一大桌美味佳肴,大家却无心吃喝。

至到傍晚时分,学院和王庭都派来了帮手。

学院里,其它三位长老均派了得意弟子前来。王庭则是公主带着卫队,一行五十余人,个个都是知境以上。无忧院则由酒鬼长老带着十位师兄、师姐。这其中就有齐语晴,而其它几位师兄、师姐也都步入知境。
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